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信仰、文化、历史 > 韩文公祠集苏轼书法重现《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》

韩文公祠集苏轼书法重现《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》

新闻来源:潮州日报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31日 我要分享

“匹夫而为百世师,一言而为天下法。”“文起八代之衰,而道济天下之溺;忠犯人主之怒,而勇夺三军之帅。”这些脍炙人口的佳句,来自北宋苏轼的《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》。大文豪苏轼虽未涉潮土,却因此千古名篇与潮城结缘,为潮人留下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。

市韩愈纪念馆馆长李春向记者介绍集“苏体”《庙碑》全篇1070个字过程。

现存于韩愈纪念馆的清代乾隆二十四年《庙碑》,碑文较为完整。

可惜,苏《碑》立于潮州仅11年,便在当时一场政治斗争中被毁。900余年来,韩文公庙碑多次重立,但均为后人重书,人们再也无处瞻仰真正的先贤遗风。

最近,潮州韩文公祠传来消息,一份集“苏体”书法《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》样稿已基本完成,不日将勒诸贞珉,重现昔日苏《碑》风采。

集“苏体”并非简单“凑字”

昨天,本报记者来到韩文公祠,了解集“苏体”《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》的进展。市韩愈纪念馆馆长李春拿出一大摞稿纸,不无欣慰地介绍说,经过一年多的苦干,如今样稿已基本定下来,接着就是对个别地方稍作完善,然后择地勒石立碑。

集“苏体”《庙碑》全篇1070个字,全都取自苏轼传世的各种书法字帖,谋篇布局可以说浑然天成。将“苏体”字组合成篇,看似容易,背后却流淌着韩祠工作人员和热心书法家的心血,以及潮人对韩愈、苏轼两位先贤的崇敬之情。

“为了做成这件事,我们阅遍《苏轼书法大字典》《苏轼书法全集》,还通过网络等渠道,尽可能搜集苏轼的各种字帖。”李春告诉记者,仅“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”10个字,就来自苏轼6篇不同的文章。

记者留意到,李春那摞打印的碑文稿纸上,每一张都被手写的字迹填充得满满当当。不难理解,每一次组合出碑文以后,他们都再三考究,将上下承接不妥之处圈出来,加以注释,然后重新寻觅适合的字体,力求形成更自然、流畅的书法布局,而并非简单的“字帖拼凑”。

有12个字怎么也找不到

说到集“苏体”《庙碑》的由来,李春坦言,韩祠中现存3块明清时期重立的《庙碑》,已然十分珍贵,所以一直以来,她并未想过再立《庙碑》。

促成这一盛举的,是分管旅游的市领导许志晖。每当到韩祠参观,许志晖总向李春提及重现苏《碑》的念头,认为这对传承韩愈文脉意义重大。2015年春,时隔270多年,韩祠又见橡木花开胜景。在首届橡木花会中,许志晖正式嘱咐,一定要不遗余力,搜集“苏体”书法,让苏《碑》“复活”。

此后,许志晖多次过问苏《碑》一事,但凡见到苏轼字帖,便提供给李春参考。在市领导和市文物旅游局的支持、敦促下,李春带领韩祠工作人员日以继夜加紧“集字”,并请来书法家徐启锐协助审校。市文联主席、书法家程小宏从徐启锐处得知此举,也热心参与,帮助韩祠挑选字体、修正碑文布局。

“每次将样稿送给程主席过目,回来都圈得密密麻麻,满纸的修改意见。”李春说,最终有12个字无论如何也找不到,不得不撷取适宜的偏旁进行组合。“为了这事,程主席好几次专门来到韩祠,在电脑前埋头钻研,直至日暮方休。”

此等大事力求完美方能传世

不久前,集“苏体”《庙碑》样稿终于基本定下来,韩祠迅速编印成《集苏轼书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》一书,作为今年橡木花会的赠品,向世人告知这一喜讯。

潮州文史专家曾楚楠特地为该书作《前言》,他欣然写道:“是篇虽非苏轼当年‘手书’原貌,然各字皆从东坡存世书迹中移录而来,再适当调整字径,联缀成篇……假诸时日,倘能移刻于贞珉以垂之永久,存千年前之故实,慰谒祠者之衷情,其功又何如耶!”

北宋末期,在席卷全国的“元祐党人案”中,苏轼的墨迹、书版、碑铭、崖志等式均被“诏毁”,其中就包括《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》。因而,苏轼传世的真迹极少,现存的碑刻实物更属罕见。集“苏体”《庙碑》一旦问世,苏、韩两位先贤与潮州前缘再续,不但能为古城增添一道绚丽的文化风景,对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也是一大创举。

问及何时刻镌成碑,李春表示,这样重大的事情,既然要做,就必须力求完美,方能传世。接下来,她还要对其中个别尚欠完美之处再作调整,另外碑首是采用苏体字,还是依古例采用篆书,也要进一步探讨。而碑刻立于何处为佳,更需要严谨选择,来不得半点马虎。

相关链接:

苏轼《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》

《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》是苏轼文集中一篇气势磅礴、风格雄浑、既作不平之鸣而又真挚感人的百年碑传名文。

潮州韩文公祠始建于宋真宗咸平二年(999),址在金山麓郡治前夫子庙正室东厢。宋哲宗元祐五年(1090),潮州知州王涤因“庙在刺史公堂之后,民以出入为艰”,故徙至州南七里处。新庙将落成,王涤特委托东坡之好友、“潮州八贤”之一的吴复古专程恭请东坡惠赐庙碑。

东坡撰写《庙碑》的态度是极其严肃认真的。南宋初的朱熹后来在记述东坡撰《庙碑》的构思过程时说:“(他)不能得一起头,起行百十遭,忽得‘匹夫’两句,遂扫将去。”……《庙碑》撰书后,东坡还亲自设计碑样并再三交代:“请依碑样,止模刻于石……”

由于《庙碑》标题即冠以“潮州”二字,其内容又多涉及韩愈治潮、潮人崇韩之嘉话,因此,随着苏《碑》之传播,僻处海陬之古郡乃渐扬名于宇内……

令人扼腕的是,苏轼撰书的《庙碑》在潮州竖立才十一年,“元祐党人案”即席卷全国……登极不久的宋徽宗经不住继王安石、吕惠卿之后的“新党掌门”、权相蔡京的怂恿,乃于崇宁二年(1103)“诏毁东坡文、集、传、说、奏议、墨迹、书版、碑铭、崖志。”在朝廷的强权淫威下,潮州韩文公庙之苏《碑》,自然厄劫难逃,从此灰飞烟灭,连拓本之制作都未敢问津!

然而,碑石可毁,心碑难摧!韩愈、苏轼是深受潮人崇仰的历史英杰,潮州不能没有韩文公庙,同样不能没有苏轼的《庙碑》。从王涤迁建韩庙于州南,南宋淳熙十六年(1189)丁允元创建韩祠于韩山之后,二祠修建之次数竟逾五十,而重立《庙碑》之事,亦不绝如缕。

元·至正摹苏体《庙碑》……碑石残片入藏于韩文公祠,安置于祠北庑廊之登殿石阶旁。

明·成化重立之《庙碑》……今尚存于韩祠内正堂南壁前,唯碑面文字除碑额楷书大字“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”、碑文末行“成化二十年”数字尚勉强可辨外,余均漫漶而无法认读。

清康熙三十四年(1695),山西闻喜人张克嶷来任潮州知府……三十六年新春,拗斋邀请同年进士、大诗人赵执信至潮州,居潮期间,张知府多次请这位同年重书《庙碑》……赵书《庙碑》现尚存于韩祠内,但已面目全非。

清·乾隆梁书《庙碑》……此即韩山祠中至今保存完好的苏《碑》,其落款为:乾隆二十四年八月戊寅朔,广东分巡惠潮嘉兵备道梁国治书,潮州府知府周硕勋勒石,盐运使司运同马兆登、海阳县知县金绅同立。

(摘录自曾楚楠《集苏轼书潮州昌黎伯韩文公庙碑·前言》)

不感兴趣:0 爱看:0 +1
免责声明

1、本网所有内容及转载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学习交流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新潮商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2、具体版权及隐私等事宜,请详见新潮商网法律声明、隐私声明页。

Copyright(C) 2015 新潮商

新潮商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64390号-2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组织机构 | 法律声明 | 隐私声明 | 邮箱:854309736@qq.com

新潮商公众平台 新潮商微博
关闭